網賺灰產之情色場---九公子(八)

原創 八角網賺站  2018-08-27 05:00:00  閱讀 362 次 評論 2 條

網賺灰產之情色場---九公子(八)

亂欲情迷的街頭,充斥著頹廢、絕望、悲觀。

男歡女愛的情色場,上演著豪放,孤獨,病態。

活著究竟是為了什么?

也許,人就是獸,活著只是單純的為了活著。

或者說,人本就是獸,活著就是為了各種欲望。


阿哲來得多了,也就不像一開始唯唯諾諾,話也多了起來。

“我想換個地方住,我現在住的地方總覺得不安全。”阿哲說:“我家樓下,最近老是有陌生的車輛,我都懷疑是JC來踩點的。”

阿哲原來是做網吧維護工作的,年薪不高,加上長期大手大腳的花錢,也沒存在多少。后來在網上搞搞黑客技術,幫人破解APP賺點外快。

加入九公子一起干,只是單純覺得有錢賺。一開始也知道H直播是違法的,加上現在賺得多了,也開始怕了。

“我現在有個習慣,會記住樓下平時停的什么車,什么顏色,車牌號多少。你看電視上法治在線,這是反偵察,要是經常有陌生的車輛,停在你家附件的話,那要注意了。”阿哲說完轉身看看桌子上的水果盤,拿了一瓣西瓜吃了起來。

“還有這種操作?要不我們找個小區,一起住算了,也方便交流嘛。”木喬說。

“恩,確實得留意一下,以前我進去過,里面有個老哥說過,JC辦事都會先踩點的。要不我們明天去就看看房子,我現在住的地方,也不大方便。”九公子接過木喬的話。

“好,就這樣干。”

******


新搬的房子,在村子里面最深的一片小區。從房子兩邊窗戶往樓下看,可以清清楚楚的到樓下的情況。樓層在三樓,有電梯,最重要的是,一二樓被一家網吧租了,都是打通的。

九公子看完房子,很滿意,按照阿哲的說法,可以從二樓逃跑,人多又雜,是最理想的方案了。

三人請了個搬家隊的,把所以東西都幫了過去。

房子處理完了,新問題又來了。木喬有個兄弟——麻子,跟著木喬做了一個月代理,賺得并不多,便打起了歪主意。

想通過木喬這邊,以1塊錢的成本,拿8塊錢的點數。

木喬看麻子是從小一起玩的哥們,而且現在也不差錢,開了個后臺沖了1w點給麻子。

沒想到,這個麻子心思拿著點數,不是自己賣給自己的渠道,而是趁木喬不注意的時候,把木喬的代理聯系方式拍了個照。

之后冒充官方,低價給他們批發開后臺。

最重要的是,九公子他們完全不知情!

最先發現問題的,是阿哲。

阿哲在這個團隊里面,拿4分利潤,而九公子跟木喬33平分。

在麻子挖代理的事情發生5天后,阿哲在統計收入時發現了這筆賬的出入。1w點只有1w塊,理應是8w的數目才是對的。

九公子知道后,非常郁悶。一個是自己的兄弟,一個是兄弟的兄弟。他不知道怎么去開口說這個事情。

“我還是得解決的。”

木喬到外面浪了一夜,直到下午5點多才回的宿舍。都看的出來,錢來得快,不為三餐發愁,又無妻兒之擾,高堂雙雙健在,生活也就安逸了。

看到木喬回來,九公子打屁的問:“昨晚爽嗎?”

“唉,爽個P,一幫兄弟喝酒喝到半夜,都短片了。睡醒了都不知道在哪里。”木喬擺擺手,說道。

你來我往的扯了幾分鐘,九公子切入正題:“你不是開過一個1w點的后臺?這筆數不對。”

“哦,我有個兄弟麻子,你見過的。那天有跟你說過,便宜給他開了個后臺呢。你后悔了啊?”木喬以為九公子覺得便宜賣了吃虧,聽完他后面說的話,才意思到不對。

“大木,你有沒有發現一個問題,最近你的代理都不沖點數了。”

“是啊,估計是生意不好吧。不對。。。你的意思是。。。”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,木喬一激靈:“你是說!他在挖我的人?”

“他不僅僅挖你的人,還低價出售點數。我用了一個小號加你下面一個大代理,出5塊錢一點數試探。你知道你代理說什么嗎?”九公子伸出食指敲了敲桌子,繼續說:“他說,他3塊一點數收我做他代理啊!”

“我已經決定,把麻子的后臺給封了,賬號直接注銷掉。你沒意見吧?”

“必須封!連我的代理都挖!估計是趁我不注意的時候,拿了我手機。”木喬火氣就上來了,想了想有發現有什么不對的地方:“我們封了他的號,他會不會搞我們?”

“恩,這確實是個問題,你對麻子的了解,他會不會善罷甘休?對了,你沒告訴他你住這里吧?”

“我誰都沒說,我都說我住老地方呢。先不管了,他要是敢搞我們,我就找人廢了他。”

事罷。最終這個事情不了了之,麻子也認栽,之前被挖的代理又重新回來拿貨,一切重新恢復正常。

******


月總有陰晴圓缺,人也有生死離合,總不可能順順利利的走完這段人生路的。

麻子的事情之后,“日光寶盒”正式步入軌道,由于市面上獨此一家,聚合了大量的H直播平臺,價格方面親民,加上阿哲開發了更為流暢的播放系統,使得日光寶盒在5月份,鋪開了市場。

每個月的收入,少的話一天5-6w,多的話一天8-10w,相當于一天,頂一個普通勞動者一年的收入存款,換成九公子的話說,那就是起飛了!上天了!

絕大部分的收入,來自于點數充值,還有一部分,來自于廣告費。

阿哲說:“現在我們的日IP穩定在3w以上,有廣告商上了幾個廣告位。”

廣告投放是木喬在負責接洽,投放在平臺首頁最頂層的滾動窗口投放廣告頁面,每個收費4000元一天,主要投放du博、s情網站的廣告。

九公子聽完之后,發表了不一樣的看法:“哲哥,我有個想法。我們日光寶盒里面不是聚合了各個平臺的H直播app嗎?這陣子,里面一個app的老板找我,問我能不能把他的排在第一位。他愿意支付每天4k的費用。”

木喬聽完,吃驚的說:“握草,還可以這樣玩?”

“那你就有所不知道了,那個老板跟我說,上次我們沒更新之前,他是排在第一位的,現在第18位,每天的流量少了很多。你也知道,日光寶盒只能看直播,不能打字也不能對話的。有很多S狼為了跟主播互動,還專門下載了他們的app。”九公子繼續說道。

“你倆想想,排第一位跟排最后一位,效果肯定不同的,關注量也是不同的,是不是這個道理。”九公子繼續說道。

“那我們就收費吧,只要給錢,就排前面,按天算。”

就這樣,他們多了一項收入來源。

明面上看,這筆收入對他們來說,不僅僅是一點兒的收入,而是一天增加好幾萬的收入!但是,問題恰恰就出在這里!

******


由于日光寶盒采用的是點數充值,高級代理商以8塊錢一個點數拿貨,這個是不會變的,所有人都不例外。

而高級代理商給下級代理賣多少錢,這個九公子他們就管不著了。

像是他的其中一個高級代理曬幫,給代理放的價格是10塊錢一個點數。而嬪粿放出去是15塊錢一個。

問題就在這里--------二級代理拿貨價格有空間!

從二級到其他層級,價格區間更大,有的批發價去到25一個點數。

自從九公子對各個app進行收費排名之后,他的一個代理,也是之前的20個送財童子之一,安濁單飛了!

作為跟九公子最熟的幾個代理之一,也是第一批做日光寶盒的代理,短短2個多月的時間,賺了10多萬!

九公子估算過這筆數,安濁從他這里拿8塊錢一個點數,前期一個20塊往外放給代理,慢慢降到18塊,15塊,12塊,到最后的10塊錢。

又以88一個的點數的價格賣個客戶,前前后后也跑了1、2千點。

微信群內,一段聊天記錄:

安濁:兄弟,有個機會,要不要合作一下,包你賺錢!

曬幫:什么機會?

安濁:我跟你說,我這邊有一個老板要合作!

“如果一個生意,有10%的利潤,它就保證到處被使用;有20%的利潤,它就活躍起來;有50%的利潤,它就鋌而走險;為了100%的利潤,它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;有300%的利潤,它就敢犯任何罪行,甚至絞首的危險。”木喬伸出一根手指,一字一句的讀了出來。

“哎,小九,這特么不知道那個鬼寫的,太有道理了!”木喬讀完之后,掏出煙,給九公子遞了過去。

“有道理?大木啊,我問你黃堵讀是不是來錢最快的?”九公子接過煙,沒急著回答,問了木喬一句。

“那還用說!你看我們搞的日光寶盒,來錢多快,一個月一套別墅。至于賭嘛,你看日光寶盒里面的直播就知道了,哈哈哈。”木喬打開一個直播平臺,點進一個名為“誠信經營”的房間,又指了指給九公子看。

然后又在一旁打屁。

自從日光寶盒打入市場之后,花樣也越來越多。

例如木喬指的“誠信經營”的直播房間,是一個專門用于du博的房間。主播直播的內容,就是一張桌子,上面擺個碗,再放上大小兩個紙片。紙片下方有一個支付寶,用于轉米。

如果用戶想玩2把,通過支付寶給主播轉米,就開始直播開大開小。

看似很公平,里面卻有小手腳,基本上轉過去的米有去無回,十賭十輸,卻仍然有不少人熱衷其中。主要還是日光寶盒無法進行交流,主播利用的就是這一點。

“這個房間賣的是什么?”九公子又看到一個賣東西的直播房間。“咦,這不是曬幫的聲音嗎?大木你看一下。”

“萬能寶盒?什么鬼,20塊錢一個月?”

房間里面,一個聲音,不斷的重復著一句話:萬能寶盒,能看到全網最新直播平臺,還能隨意點播任何XX視頻。只需要20塊一個月,包售后。

過了一會,他們明白過來了,這是有新平臺出來跟他們競爭了!

九公子并沒有第一時間找曬幫問個明白,而是弄了一個新微信,加了房間里面的微信,并咨詢了代理價格,了解情況。

未完待續。

本文來源:風生會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tnwom.tw/?id=390
版權聲明:本文為原創文章,版權歸 八角網賺站 所有,歡迎分享本文,轉載請保留出處!

發表評論


表情

評論列表

  1. 訪客
    訪客 【五級賺友】  @回復

    謝謝分享

  2. 訪客
    訪客 【一級賺友】  @回復

    寫的不錯,繼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