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賺灰產之情色場---九公子(四)

原創 八角網賺站  2018-08-19 05:00:00  閱讀 437 次 評論 0 條

網賺灰產之情色場---九公子(四)

亂欲情迷的街頭,充斥著頹廢、絕望、悲觀。

男歡女愛的情色場,上演著豪放,孤獨,病態。

活著究竟是為了什么?

也許,人就是獸,活著只是單純的為了活著。

或者說,人本就是獸,活著就是為了各種欲望。

一個星期后,九公子出來了。

“外面的陽光,可真好啊!”一陣風吹過,頭發微微飄起,落下。

摸出手機,看了看時間:“9點19分,那人真是吸血鬼!”說完趕緊點了一根五葉神,吧唧吧唧狠狠的抽了兩口。覺得不過癮,又點了一根,兩根一起抽,一下子把九公子給嗆得“嘔”的一聲。隨后啐了一口唾沫。

“先去辦一張YH卡吧,那吸血鬼,若不是我說卡是撿的,他還不一定收。”

“卡里面好歹也有兩千塊,沒辦法,當做花錢消災吧。”沒有人接他,他老爸也不知道他出來了。只能走到偏遠一點的大馬路,打了個的士回去五馬村。

的士路過村口的網吧,九公子趕緊搖上車窗,怕被看到。

回到家,打開電腦,又登陸了QQ看了一下,一堆沒有回復的信息響個不停。

“好在,有這些人在,我還能東山再起。不過,我看是不能再住這里了。”九公子自言自語道。

經過一個月,九公子還是沒有搬家,倒是家里的桌子上,堆滿了厚厚的煙頭,鐵門外,是吃完放了許久,已經發臭的方便面。

九公子買了3箱方便面,一條煙,這一個月,就這樣過的。

他想得很明白,狠狠的撈一筆錢,趕緊離開這個地方。

“女人,呵。”一想起琪琪,九公子便來氣,把抽了一半的煙掐滅了。

“特么,老子以后有錢了,一天換一個女人!要她們蹲著就蹲著,躺下就躺下!”

“還有那黃毛,我必報仇!李媽的嗶。”

抱怨完,九公子噠噠噠點著鼠標,不斷一個又一個的加QQ群,因為這個月,他搞了2w塊。

都說進了牢里,出來性情大變,九公子也是一樣,雖然只有短短的10來天,卻讓他看明白了很多事情。

他跟老爸,撒了個謊,說找了一份正經工作,打了2000塊回家。

6月底,很悶熱,鐵皮房如同一個蒸籠,九公子終于是受不了了:“該搬家了。”

******


泰山市,堰北立交橋附近,有一條下旺村。

下旺村跟五馬村差不多,唯一不同的是有小區。如果爬到小區的樓頂,遠遠的可以看到雄偉的泰山。而此時,九公子就站在樓頂。

“這里不錯,就搬到此處吧。”九公子轉過身,對房東說:“我要租這里。”

商議完畢,九公子在村里逛了逛,熟悉一下環境。

“沒煙了。”摸摸口袋,走進了一家士多店:“給我一包芙蓉王。”

突然!一只手拍了拍九公子的肩膀。

“兄弟,你也住這里?”

“你是。。。哪位?”九公子覺得面熟,忽然又想不起來。

“咦,你不記得我啦?我是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上次我們還睡同一個地板,看守所里面咧,就是我啊”木喬這個人有點奇怪,說話的時候手舞足蹈,邊說邊比劃著。

“哦!我記起來了!”九公子撕開芙蓉王的包裝外的封線,抽出一根遞給了木喬,說:“你怎么在這里?”

“我住這呀。”木喬接過煙,一邊掏出打火機,一邊指了指遠處的地兒:“從這巷子繞過去,再走到盡頭,有個停車場,我就住在停車場對面。”

“哦!兄弟怎么稱呼?我叫九公子。”

“我叫木喬,你叫我大木就行,這附近的人都是這樣叫我的。”

“大木。。。老師?”像是想到了什么,九公子冒出了這么一句。

“東尼大木?哈哈哈哈。大木老師,這外號不錯。”木喬也是個爽快人,聽完便笑了起來,夾在兩指之間的煙,也顫落下煙灰。

“走,小九。大木老師請你去吃飯。這片地兒我熟。”話音剛落,木喬把手搭在九公子的肩膀上,扯著便走。

“啊!”

“啊什么,我又不會吃了你。咱倆有緣分啊,而且我也有事情拜托你咧。”木喬看九公子怕生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兩人邊走邊聊,找了個飯館坐下,此時也差不多6點。

吃完飯兩人互相了解了許多。木喬算是個無業游民,從小就在下旺村長大,平日里四處游蕩,偶爾也幫人搭線,就是介紹陌生人去酒店找失足婦女那種搭線,算是半個拉皮條的。被抓進入,也跟拉皮條有關。

這是,陌生人對他的印象。

而實際上,木喬真正的收入來源,跟九公子有大同小異------也是個在網上賣片兒的。

******


木喬干的事情,跟九公子干的性質一樣,然而,又不能算完全相同。

他是追熱點賺錢的。

什么是追熱點,比如大學生的裸條。

木喬最喜歡提這一段事情了。當時興起許多校園貸,部分女大學生愛慕虛榮,無奈口袋空空買不起名貴的包包跟化妝品,于是借起了校園貸。

這校園貸,可不是好借的。一來學生沒有工作收入,二來沒有固定資產,唯獨可以用的,就是自己的身體,得用自己的裸藻去換錢。

不僅僅如此,光靠裸藻是不行的,還得錄制一段紫薇的視頻,并且手持SF證,聲明自愿借貸,并愿意支付高額的利息費。如此,才能借到。

而后來,學生哪里還得了高麗帶!不法之徒就將這些裸藻、紫薇視頻,按照不定的價格售賣出去。變成了轟動一時的大學生裸條事件!

這就是熱點。

木喬,就是看著什么時候出了大新聞,什么明星艷藻,什么出軌,各種事件門。趁著網上議論紛紛,吃瓜群主想看又看不到。

這時,他就出來了,買起了各種熱點視頻。

干的就是這些事情兒。

恰好木喬平時也拉皮條,自然不缺客戶,來來回回的折騰,一個月也能賺不少錢。

那晚九公子與木喬吃完飯,便去了會所按摩,說是按摩,實則不是普通按摩那樣的。

過后兩人相識恨晚,相差歲數也不大,便成了好哥們。

******


平日里兩人也交流點經驗,畢竟干這行當,也沒什么人可以交流的。

九公子把網盤的技術跟加QQ群的方法教給了木喬,而木喬把熱點的方法教給了九公子,兩人一來一往,撈了不少錢。

時間很快就過8月,酷暑烈日,知了聲聲。

九公子剛從泰山登高下來,背上都濕透了,襯衫緊貼著后背,于是背過手去,拉了拉衣服。

“咦,大木給我來電話?”他掏出剛買新手機,恩,一臺蘋果手機,摁了一下。“喂?”

“你在哪?我有事情找你!急事!”電話那頭,傳來木喬急迫的聲音,似乎能想象到他一只手在比劃著。

“剛從泰山下來,什么急事啊?”

“馬瑢出軌啦!大事!”木喬音調往上一提。“寶寶的老婆啊,出軌啦!昨晚的事情!”

“我當是什么急事,出軌就出軌唄,明星八卦還見得少嗎?”

“不是。。。哎。。。那個。。。你趕緊來我這,電話里說不清楚。”嘰里咕嚕的說了一段,木喬直接就不說了。

“難道是那個?事情?”九公子好像想到了什么,問了一句?

“對對!趕緊過來。”木喬喊了一聲,就掛了電話。

磨磨蹭蹭20來分鐘,九公子到了停車場隔壁的一棟新建沒多久的公寓,直接就上了樓。

“什么情況,大木。”木喬的門沒有關,九公子一腳走了進去,看到他坐在電腦面前,不停的干著什么。“握草,你已經開始干了?”

“我肯定干啊,你沒看新聞嗎,都炸了。鋪天蓋地都討論這個出軌視頻的。啊,那個宋急,真厲害啊。還有那寶寶,也是。。。。。。”木喬很興奮,巴不得把所有他知道的,了解的都告訴九公子。

他一邊說著,一邊用手指著登陸在電腦的微信。微信上顯示都是一個一個來問的,問有沒有出軌的視頻。恩,就是嘿咻嘿咻的。

然而實際上,是沒有視頻的,可吃瓜群眾,是相信有視頻的。

那么,就有了視頻。

至于視頻是真是假,又有什么關系呢?滿足了好奇心,就足夠了。

但是,有了視頻,就得讓他們相信是真的,不然他們不會買賬的。木喬的方法很簡單,就是買別人已經制作好的假視頻,再賣給其他人。

據他說,這些視頻都是拼接的。在其他S琴網站,找一個身材、樣子、年齡差不多的,再找幾張馬瑢的照片拼接一下,足以以假亂真。

最后到了吃瓜群眾的手里面,就可以變成錢了。

大木跟九公子講了個大概,又說了怎么賺錢。九公子聽完之后,立馬回家操作了起來。

整個事件,發酵了足足一個月的時間,這一個月,不單單只有九公子他們在操作,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群體,靠著這一個熱點死命的撈錢。

只知道有一波人,找了一個CPA聯盟的,靠視頻瘋狂在貼吧引流,賺取下載傭金。

CPA簡單來講,就是到CPA廣告聯盟(中間商),領取一個軟件任務鏈接,當別人點擊這個鏈接下載了軟件,就能得到平臺發放的傭金。

也就是說,這小伙子利用出軌視頻作為引子,在貼吧哄騙吧友下載。以為下載下來是個視頻,其實是廣告聯盟的軟件。

還有個別膽兒肥的,直接建了個付費QQ群,QQ群的名字就是:馬瑢視頻。聽過一天賺了好幾千,不過第二天就被封群了。

再其他的方式,木喬就不是很了解了。

******

未完待續。

本文來源:風生會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tnwom.tw/?id=386
版權聲明:本文為原創文章,版權歸 八角網賺站 所有,歡迎分享本文,轉載請保留出處!

發表評論


表情

還沒有留言,還不快點搶沙發?